文章詳情

那一年的一碗面

時間:2021-11-28   字數:7400字

一碗救命面留下的心結,橫亙在兩個好兄弟心間長達三十年。轉眼青絲變白發,曾經形影不離的小伙伴,而今形同陌路的老伙計,他們該如何逾越這道心頭的鴻溝呢?

1。遭遇饑餓

那一年,大春和江山剛剛二十出頭,兩人要好得像一個人一樣,有什么好事總想著拉扯對方一把,而遇到什么為難事,首先想到的便是找對方幫忙。

大春和江山都會木匠活。這天一大早,兩人就背著斧頭、鋸子、錘子等一應家伙什,翻越兩座山頭,來到一戶人家做木工活。

那年頭,吃頓好的不容易。這活計本是說好了的、十拿九穩的事,所以兩人前一天晚飯都沒怎么吃,早飯也省了,一路美滋滋地想著到戶主家大吃一頓。

誰知等兩人來到那戶人家門口一看,頓時傻了眼。

只見庭院里搭起了靈堂,屋內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哭聲。原來這家人前一夜湊巧走了一個老人,家里正忙著辦喪事哩!

這下子,原先說好的木工活肯定是做不成了,不做活,怎么好意思要求在人家家里吃飯?

饑餓如漲潮一樣,開始一波波涌來,大春和江山又正是食腸如牛的年紀,一頓飯不吃簡直能要了他們的命,更何況兩天沒好好吃飯了,就指著這一頓呢!

更糟糕的是,兩人兜里都沒揣上一分錢,這村里倒是有面館,人家也多,要口吃的并不算難事,可兩個年輕人又正是自尊心最強的時候,臉皮都薄得要命,讓他們開口跟人家要吃的,就是刀架在脖子上也說不出口??!

大春一邊咽著泛上來的口水,一邊艱難地說:“江山,看樣子,咱只好回去了?!?/p>

江山有氣無力地搖搖頭,說:“不,回去不僅沒力氣了,還讓人笑話,要不,咱再試試找點別的活兒干?我就不信了,這么大的一個村子,能沒活兒干?只要有活干就有吃的,還能掙到錢,咱也算不白跑這一趟?!?/p>

大春一聽也對,當下振作起精神,開始在村里吆喝起來,誰知把整個村子犄角旮旯都跑遍了,腿跑酸了,喉嚨喊啞了,也真是見了鬼了,偏偏沒有一戶人家應聲,哪怕是打條板凳、修扇破門,一樣兒都沒有。而這時,日頭已升上了頭頂,都到中午了。

一天到現在,兩人連口水還沒喝,大春累得不行了,一屁股癱坐在地上,問:“江山,現在怎么辦?”

江山虛弱得身體直打晃,餓得額頭上冒了一層冷汗,他苦著臉對大春說:“趁還有一點力氣,咱們趕緊回去,再拖下去,只怕小命都要撂這了?!?/p>

俗話說“上山容易下山難”,他們這是出來容易回去難。這一路可把兩人累得呀,好幾次都差點栽到土里。實在餓極了,兩人就灌兩口山泉水;實在走不動了,就躺下來歇口氣,背上的家伙什死沉死沉的,越來越勒肉。

可就是這樣,離家還有好遠的路,兩人正死狗一樣拖著沒知覺的腿挪著步子,路邊有人叫了起來:“我說兩位小哥,你們是木匠嗎?”

就這一句話,像一根針狠狠刺到穴位上,兩人一下子興奮起來,掉頭一看,原來路旁有戶人家,有個大娘正向他們招手。

兩人跌跌撞撞地跑過去,忙不迭地說:“大娘,我們都是木匠,您有活要做吧?放心好了,我們的手藝絕對沒話說!”

大娘點點頭,說:“也沒有什么大活,就是家里兩只木桶壞了,你們幫我修修,要多少錢?”

兩人一起叫起來:“哪能要錢啊,大娘,那啥,家里有吃的嗎?有口吃的就行了?!?/p>

大娘笑起來:“當然有吃的了,我這就給你們下碗辣子面?!?/p>

兩人一聽到“辣子面”三個字,口水“呼”的一下就出來了,拿出工具就“乒乒乓乓”地干起來,一邊干一邊咽口水,因為一眨眼的工夫,廚房里嗆辣子的香味直飄過來,天哪,那香味就像兩只大手,狠狠揪住了兩人的胃。

不一會兒,大娘叫了起來:“兩位小哥,面好了,你們來吃吧,天色不早了,我的趕緊去我閨女家一趟,我閨女坐月子,我的伺候她哩!你們桶修好了,擱廚房就行了?!?/p>

大娘說著話,鎖上正屋門就走了。一向手腳麻利的哥倆也很快把各自的桶修好了。兩人來到廚房一看,我的天,兩大碗香辣辣、紅艷艷、油汪汪的面條已經靜靜地躺在碗里了。

就在這時,江山捂住肚子叫喚起來:“唉喲,不行,我的上趟廁所,怕是剛才水喝多了,肚子有點疼?!?/p>

大春的眼睛直勾勾盯著面,嘴上說:“老牛上場,尿屎作忙,就數你事多,你快去吧,我可等不及了!”

2。因面結仇

農家廁所離得遠,等江山解完手,已經過去好一會兒了。他一邊嚷嚷著“餓死了餓死了”,一邊顛顛地回到廚房??删统蛄艘谎?,江山頓時驚呆了!

只見灶臺上剛剛還有兩碗香死人的面條,現在碗還在,可面沒了,而大春的嘴油光光的,正兩眼無神地呆坐著。

江山的腦子“嗡”的一聲就炸響了,連喉嚨都啞了,他上前一步,指著連面湯都不剩的碗,沖大春咆哮道:“面呢?我說,面呢?”

再看大春,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聲音低得像蚊子哼一樣,用力絞著手低頭說:“江山,我也不知咋弄的,我吃完了我的那碗面后,還是餓,餓得胃像著了火一樣,我說就吃一小口吧,就伸筷子搛了兩根你碗里的面條,然后又搛了兩根,再然后,慢慢地不知怎么就吃光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想再做一碗面條給你吃,可廚房里跟水洗過一樣,什么也沒有……”

江山“啊”的一聲凄叫起來,像是哭又像是罵,抬手又像要打,大春躲也不躲,江山卻又放下手,掉頭就走。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兩個人一前一后往家趕去。

好多次,大春鼓足勇氣想道歉,又想搶過江山背上的家伙什幫他背,可又不敢……

忽然,江山軟軟地坐了下來,他實在沒力氣了,從早到晚,還沒一粒米下肚哩!

大春本能地上前要扶,卻看到江山的眸子在夜色中閃閃地發著光,那是仇恨的目光,只怕大春一挨近,他便會一腳踢過來,他寧可餓死、累死,也不要大春攙扶。

大春愣了一下,然后做了一個驚人的舉動:他突然拔起腳,往家的方向狂奔,根本不回頭看一下。

望著大春消失的背影,江山恨得嘴唇都咬出了血,他在心里暗自咒罵:還朋友哩,偷吃了自個兒救命的面不說,有難了竟只顧自個兒回家,以前真是瞎了眼!

休息了一會兒,江山再次站起身,一步一喘地挪動腳步,可一會兒又走不動了。當再一次跌倒在地后,江山不由得悲從中來:前面還有兩座小山,這回怕是要餓死在路上了,不餓死也要被狼吃了,大春,我恨你……

江山正虛弱地閉上眼睛,忽然聽到有人大叫:“是江山嗎?”

是爹的聲音,爹來接他了!江山睜開眼,見爹的手里還拿著幾個熱乎乎的玉米餅!

江山一把接過玉米餅就往嘴里塞,問:“爹,你怎么會來?”

爹告訴江山:“是大春告訴我的,可把那孩子累壞了,也不曉得他跑了多遠的路,反正一頭扎進咱家后就倒在地上,一個勁地吐白沫,把人差點嚇死,好半天才醒過來,一醒來就說你餓壞了……”

原來,大春知道江山決不會接受他的幫助,竟然一口氣狂奔回家,叫人給江山送吃的去,那得多遠的路??!

可江山還是恨大春,因為要不是他吃了自個兒的面,自己就不會受這么大的罪了。

3。冤家聚頭

山中日月快得驚人,一晃,三十年過去了,江山和大春早已結婚生子,有了家庭,早先烏亮亮的頭發也有些花白了,大伙叫兩人自然也改了稱呼,一個叫江老山,一個叫老春??蓛扇艘恢辈幌嗤鶃?,即使走對了面,老春低了頭繞道走,江老山呢,總是目光似刀一樣,狠狠剜上老春幾眼。

其間老春也想過和好的招數,他曾請了人做說客,請江老山到他家吃面,想吃多少是多少,想吃什么面就吃什么面。江老山聽了白眼一翻,說:“這面跟那面能一樣嗎?這是賤面,那是救命面,懂不懂?”

老春又托人跟江老山說,給他錢作為補償。江老山一聽更火,拍桌大罵道:“我是貪錢的人嗎?當時那一碗面差點要了我的命,錢能抵命嗎?”

一句話,江老山不肯原諒老春,這死結甭想解開了。

誰知就在這時,村里爆出一個特大新聞:老春的閨女和江老山的兒子好上了!

要說江老山的兒子江小山,那絕對是全村一等一的棒小伙,長得帥不說,對人還有禮貌,為人處事處處高人一等,就是性格蔫點,沒有闖勁,別的年輕人個個出去闖世界掙大錢,就他戀著家鄉和女友,不肯出去打工,也不肯創業,只是到一家工廠上上班,掙點小錢。

而老春的閨女曉梅更是十里八鄉頭一個的漂亮姑娘,性情溫婉,知書達理。兩人還放出風聲說,這個非她不娶,那個非他不嫁!

當江老山知道這事后,差點氣了個倒栽蔥,正所謂不是冤家不聚頭,天天防著,結果還是防不勝防,老天爺太會耍弄人了!可現在年輕人戀愛的事,他能管得了嗎?再說老春雖不靠譜,但他閨女那是沒說的……

這么一想,江老山只得默默地咽下這口氣,假裝看不到,聽不著,順其自然。

誰知江老山這邊認了命,那邊老春反而鬧騰起來了,全然不念他欠人家江老山家的情,竟然虎著個臉擺出副老丈人的模樣,叫來江小山,兇巴巴地說:“小子,聽著,要想娶我家閨女,得有三個條件。第一,辦個養豬場,并且要辦得風風光光的,能興旺起來。你是畜牧學校畢業的,養個豬還不是小事一樁?男人沒個事業,窩窩囊囊的,還算個男人嗎?”

江小山聽了,一臉的膽怯,問道:“那第二第三呢?”

老春一瞪眼:“先完成第一,再談第二第三,第一完不成,第二第三根本免談,更甭想娶我閨女了?!?/p>

4。條件之一

江小山猶豫不決,便想做曉梅的工作,讓她勸勸她爸,誰知曉梅一臉的可憐,說:“我爸是鐵了心了,我根本開不了口,要不你就辦個養豬場吧,你不是一直保證說讓我過上好日子的嗎?你不創業,哪有好日子過?”

這事到這地步,算是半點回旋的余地也沒了。江小山哭喪著臉,回家和老爸商量,最后說:“爸,要是娶不到曉梅,我這輩子光棍打定了!”

江老山一聽就跳起來了,赤頭白臉地叫道:“我一輩子慣兒子,從不舍得讓兒子吃苦,這老春倒好,他倒替我管起兒子來了,他以為他是誰?我找他去!”

誰知老春根本不買江老山的賬,兩眼一翻,得意洋洋地說:“這事嘛,就一句話,聽我的,婚事有得談;不聽我的,一拍兩散!”

江老山嚷嚷道:“可你還欠我一碗救命面哩,你忘了?這么著,你不是一直想求和嗎?現在機會來了,你只要答應孩子們的婚事,咱倆三十年前的人情債就一筆勾銷,怎么樣?”

江老山滿以為自個兒拿出了殺手锏,誰知老春一搖頭,斬釘截鐵地說:“一碼歸一碼,這兩件事根本不沾邊,你自個兒好好考慮考慮吧!”

這下可把江老山氣得,可氣歸氣,養豬場還得辦,誰讓兒子死心塌地看上人家閨女了呢?再說,辦個養豬場并不是壞事,養得好能掙大錢哩。

就這么著,江小山開始籌辦起了養豬場,首先錢是個大問題,辦個上點規模的養豬場,沒有二十萬想都別想,可錢不夠??!江老山爺兒倆正急得嘴唇起泡,曉梅偷偷來了,她遞過一個鼓鼓囊囊的包,說:“這是我的私房錢,八萬塊,你們先拿著?!?/p>

有了曉梅的八萬塊,錢的問題一下子解決了,然后是設計圖紙、建豬舍、購小豬、喂養,一應事務全是江小山起早貪黑,親力親為。

江老山心疼兒子,可他也知道兒子不吃苦不行啊,那未來的老丈人時不時地背著個手過來看看,一事偷懶便給臉色。

日子久了,養豬場的活兒真是單調又累人,單單喂豬一項,就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地重復無數次,毫無樂趣可言。

江小山哪受得了這個苦,時間一長就慢慢懶散起來了,事都撂給他爸江老山干。江老山心疼兒子,也就無怨無悔地大包大攬下來。

這天一大早,江老山照例圍著豬欄忙活,有人背著個手過來了,江老山抬頭一看,是老春。

江老山哼了一聲,算是打了聲招呼,老春毫不在意,朝豬圈里左看看右看看,說:“養得還不錯?!?/p>

江老山板著臉說:“豬不養好不行啊,誰讓兒子看上人家閨女了呢?”老春忽然壞笑,說:“我說的不是豬,是你,你氣色蠻不錯的?!?/p>

江老山氣得干瞪眼,正要想話來反擊,老春忽然一臉驚訝地說:“你兒子呢?”

江老山一聽,放下手中的桶瓢就要攔住老春,老春早已三步并作兩步,來到豬圈旁的一間小屋門口,伸手一推門,正看到床上四仰八叉地躺著一個人,是江小山。

見江小山在睡大覺,老春一下子來火了,朝江老山大喊道:“我說老家伙,白頭發累死累活地干,黑頭發倒呼呼大睡,你家就是這么個門風嗎?”江老山一梗脖子,毫不示弱地叫道:“我樂意,怎么著?礙你事嗎?”

老春更火,扯開喉嚨大叫:“不礙我事,但礙我閨女事,我閨女決不會嫁給一個手不提四兩的少爺。江老山,你害你兒子我管不了,但我絕不容許有人害我閨女!”

江老山給噎得直翻白眼,還要回,身后有人開腔了:“叔、爸,不吵了,我改,改還不行嗎?”

是江小山聽到吵架聲起來了,他怯怯地接過他爸手中的桶。老春余怒未消,狠狠瞪他一眼,哼一聲,氣沖沖地走了。

曉梅隨后打來電話:“我爸說了,如果下次再看到你偷懶,這門親事就算黃了——這也是我的意思!小山,養豬場是你開的,不是你爸開的,我希望我愛的人能獨立干出一番事業,我相信你!”

江小山再懶散、再沒有恒心,也經不住這么一打一揉,立即發狠認真干起活來。

這么著,也不知吃了多少苦,費了多少腦筋,小豬終于變大豬出欄了,江小山掙了個盆滿缽滿,便信心滿滿地來見老春,說:“叔,養豬場辦起來了,也上路了,我和曉梅的婚事……”

5。條件之二

老春擺擺手,說:“你忘了我還有兩個條件了?先說第二個,明天一大早讓你爸趕到山那邊一戶人家,就是三十年前辦白事的那家,他知道的,記住,帶上家伙什?!?/p>

江小山回家這么一說,江老山可就納悶了:“這老家伙要耍什么花招?還要帶上家伙什,難道那戶人家還要做木匠活?不對,他十有八九是想向我道歉求和,哼,想得美!”

江小山壯著膽說:“爸,那事就算了吧,都三十年了,還記仇有意思嗎?再說都要成親家了……”

江老山雖然慣兒子,但最聽不得這個,當即跳了起來,激動得火星子亂炸,叫道:“什么就算了?你知不知道當年我差點就被他害死了,這叫殺父之仇,懂不懂?兒子,你給我聽著,娶親是你的人生大事,我管不了,但我的人生大事你也不得過問,否則,你過你的小日子,我過我的日子,說話算話!”

第二天一大早,在村口,背著一套家伙什的江老山看到了同樣背著家伙什的老春,有那么一瞬間,江老山好像回到了三十年前,但他隨即提醒自個兒一定要硬住心腸,千萬別上當。

那老春身后像長了眼睛似的,雖然頭也不掉,但分明知道江老山來了,拔腿就往前走,江老山隔得遠遠的,在后面跟著。

這一走,兩人才知道他們是真的老了,那年月龍精虎壯,兩人翻到山那邊根本不費多大力氣,可現在,他倆的雙腿就像灌了鉛,一步比一步沉重。

當兩人手軟腳軟地趕到三十年前預約木匠活的那戶人家時,主家早就等著了,活很簡單,打兩張椅子,三十年前他們要打的就是椅子,然后主家笑吟吟地端上兩碗面來,竟又是辣子面。

江老山一邊熟練地鑿著榫口,一邊譏笑著說:“老春,是你搞的鬼吧?你肯定事先跟這戶人家打過招呼了,用句現在流行的話來說,你想來招情景再現,是不是?”

想不到老春相當坦然地點點頭,說:“正是,你一點也不傻?!?/p>

江老山說:“我還知道你之所以要情景再現,是想創造條件跟我講和,是不是?告訴你,別白日做夢了!”

老春也不生氣,悠悠地說:“是嗎?先不斗了,吃面,唉喲,不好,我肚子疼,去解個手,你先吃吧!”

江老山不屑地哼一聲:“這句應該是我的臺詞?!?/p>

過了一會兒,不見老春回來,江老山到廁所一看,沒人,再放眼一望,老春已遠遠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了,這老小子從早上到現在,硬是一口食沒下肚。

江老山一下子明白老春的用意了,他要餓他自己一天,算是扯平了??墒恰仙诫S后也走了,趕到家時已是深夜。

不用說,兩人都軟成了一攤泥。

6。終極條件

過了兩三天,老春緩過勁來了,便叫來江小山,說:“現在說第三個條件。這第三個條件,是你和你爸請上村里幾位有頭有面的人物,到我家吃頓飯,算是向我家正式提親,然后在飯桌上答應我一個要求?!?/p>

這還不是小事一樁嗎?江小山立即告訴他爸,誰知江老山一聽,沉吟起來了:“他又搗什么鬼?只怕沒那么簡單,一定是鴻門宴,知道我家掙著大錢了,肯定要當著大伙的面跟我提彩禮錢。走,赴宴去,管他耍什么花招,咱見招拆招唄?!?/p>

在老春家,一大桌子人團團圍坐在桌邊,老春忙不迭地給大伙倒茶遞煙。大伙偷眼看到,當江老山接過煙茶的時候,連聲“謝謝”也沒有,眼皮抬都不抬一下,個個見了心中直樂。

然后老春清清喉嚨開口了:“各位,今天隆重舉行這個儀式,一是見證兩個年輕人訂親,二是,這個,大伙應該還記得多年前一碗面的故事吧?”

大伙一聽暗暗咋舌,在今天這種場合提這茬,太不合時宜了,要是牛犟的江老山不肯和解呢?

只見老春一字一句鄭重地說道:“江老山,幾十年了,那一碗面像一座山,時時刻刻壓在我心頭,我當時真不是有意的啊……我做夢都在恨自己,都在希望我們能和解,那時我們是多么要好的一對小伙伴啊……”

老春說到這里哽咽了,說:“老伙計,現在我們都要成親家了,你就不能原諒我嗎?”【騰教育網 www.tengjiaoyu.com】

現場一下子安靜下來,個個緊張地盯著江老山看,江小山和曉梅緊張得臉都紅了,只見江老山夾煙的手指在抖,可就是不開腔。是啊,那年那月、那情形下的一碗面,太金貴太難忘了!

老春又說:“我當然知道我錯了,所以一直在彌補。那一晚,我一口氣跑了幾十里山路,差點累殘累死,可我知道,這還不夠。所以前些天,我再次重演了一下當年的場景,沒別的意思,只是想體驗一下你當年的感受,為此,我連早飯都沒吃,也算是虐待一下自己,這樣我心里好受些?!?/p>

江老山毫不買賬:“告訴你,我也同樣沒吃早飯,那兩碗面,我一根都沒動?!?/p>

老春聽了一臉吃驚,說:“真有你的,算你狠!可江老山,我還有大招,你沒發現我還了你一個嶄新的兒子嗎?一年前,你兒子江小山什么模樣?你江老山老來得子,所以誰也比不上你慣兒子,結果呢,江小山都長大成人了,還跟個學生似的。而現在呢?經過一年的磨煉,老少爺們請掌掌眼,這小子是不是成熟了好多?”

大伙聽了,紛紛轉過臉去,仔細打量江小山。和一年前相比,江小山果然卸下了青澀的書生樣,臉膛黑了,身子骨也健壯了,關鍵的是,肯吃苦耐勞、發家致富了,果然是個大人了。大伙兒紛紛打趣說:“不錯不錯,眼一眨,老母雞變成了鴨,小山真的成熟了!”(www.rensheng5.com)

江小山給夸得都不好意思了,可江老山還是不吱聲,但臉色明顯和緩多了。

這時老春又說:“還有,小山辦養豬場時,曉梅主動借給他八萬塊錢,你真以為她有那么多錢嗎?最后,我要說,老伙計啊,我是欠你一碗救命的面,可我現在還給你一個這么懂事漂亮的兒媳婦,你還不肯原諒我嗎?”

眾人全盯著江老山看,只見江老山拼命喘粗氣,忽然一揮手,說:“我……想吃面!”

大伙兒一愣,老春反應過來,顫著喉嚨叫道:“曉梅,上面!”

隨著老春一聲令下,一眨眼工夫,曉梅帶著一行女人走進來,個個手中端著一大碗辣子面,那個色香味啊,香辣辣、紅艷艷、油汪汪!

江老山一下子老淚縱橫,喃喃說道:“就是那個味道!三十年了,我一直想吃碗這樣的面,告訴你老春,自從那晚以后,我再也沒吃過辣子面,現在,咱們一起吃!”

老春和大家伙一起應道:“來,一起吃!”

  • 上一篇:學會看輕自己
  • 下一篇:小清新與螺螄粉
  • 專題推薦
    隨機推薦
    隨機推薦
    小學作文
    一年級作文二年級作文三年級作文四年級作文五年級作文六年級作文
    初中作文
    初一作文初二作文初三作文中考作文
    高中作文
    高一作文高二作文高三作文高考作文
    作文題材
    寫人寫景敘事想象心情書信游記英語日記周記讀后感議論文說明文記敘文演講稿狀物動物看圖寫話續寫改寫環保童話優秀滿分詩歌觀后感
    故事大全
    寓言故事神話故事名人故事成語故事謎語大全綠野仙蹤安徒生童話王爾德童話民間故事兒童故事勵志故事愛情故事笑話大全格林童話一千零一夜鬼故事傳奇故事哲理故事木偶奇遇記
    作文素材
    好詞好句好段造句單元作文成語手抄報寫作指導
    国产网曝嫩模精品,天天看片天天av免费观看,御色阁藏女阁,最新番号大全库